后设论与合法的合法性 (评论: 后现代状况)

“如果宪法体制的权威来自宪法,那么制定宪法的权威来自何处?制宪者如何能具有正当的制宪权?”她认为,从卢梭到西耶斯,都遭遇了类似困境。德里达在对《美国独立宣言》的解构性解读中,同样指出,“以人民的名义”作出宣言的“我们”只有在宣言生效后才存在,在这之前,我们“何为”?只有在宣言效力形成的回潮之中,才生成了作为实体的签名者(见《悬而未决的时刻》),这其实也是利奥塔所谓的“后设论”——它对一切认为理所当然的叙事与表述发起了进攻,这种现代性政治典型的“无中生有”的模式,在后现代语境中也成了悬而未决的事件。

via 后设论与合法的合法性 (评论: 后现代状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