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布迪厄:法国最后一位知识分子 (评论: 遏止野火)

在书中,布迪厄还对美国中情局长期资助一家法国杂志《证据》(Preuve),让其鼓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美国商会联合会(AMCHAM)十分卖力地搞新自由主义宣传,“1998年就出版了十本著作和六十多篇报告”;索罗斯作为国际金融投机的大亨,也想到建立一个“开放基金”,拨出资金到东欧和前苏联去“推动开放社会”;众多美国私人基金会,都曾以资金和“民主”书籍,帮助波兰团结工会瓦解波兰体制;西方跨国公司和金融巨头们从来都是通过自己掌握的庞大媒体网络,向全世界播送为其利益服务的舆论,实施一种巨大的宣传力量等行为多有揭露和抨击。此外,与乔姆斯基在《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中一样,布迪厄也揭露出一个严峻的事实——法国存在一些出让国家主权的“精英”,他们是跨国金融资本的内应和同谋,为的是在集中的特权中分得一杯羹。

via 悲情布迪厄:法国最后一位知识分子 (评论: 遏止野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