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的意義網,朝廷的正義劍:關於「邪教」,社會學說的其實是… | 巷仔口社會學

如韋伯所說的,「人總是躺臥在自己編織的意義網(web of significance)之上」,而且,織網從來都不是獨自DIY可成就,而是與身旁眾人(尤其是重要他人)一針一線共同織造的

via 他者的意義網,朝廷的正義劍:關於「邪教」,社會學說的其實是… | 巷仔口社會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