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保卫社会》的笔记-第8页

如果说我们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话,那正是因为它际上可能成为一门科学。……当你说你的东西是科学时,你想贬低的是哪一类知识?当你说“我使用这种话语,科学的话语,我是一位学者”时,你想使哪一个说话的主体、言谈的主体、经验的主体成为少数?

Source: 《必须保卫社会》的笔记-第8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