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政治

在《必須保衛社會》 (2003)的法蘭西學院的課堂講座裡 ,傅柯說生命權力就是「一系列的整體過程,如出生率(ratio)和死亡率,再生產比率,人口的繁殖等等。」 (243; 229)。於1979年,傅柯則帶入「合理化」(rationaliser; rationalize)的概念 。在十八世紀開始出現了所謂生物政治的行為,他說:「它[生物政治]力圖將健康、出生率、衛生、壽命、種族……等等問題合理化(rationaliser)。

Source: 生命政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