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貓狗,不成人家

這件事涉及了我的母語良心的問題,所以我非常難過。由於我不想和其他人衝突,所以我就打算退出這個企劃,不過動物園和一部分志工還不罷休,繼續想逼我「服從組織」。這時候我就意識到: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文化上的無知問題,而是深刻的文化否定。

2016102701

沒有貓狗,不成人家
沒有焚香,不成信仰,

via 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 日台交流をテーマに、相互の身近な生活習慣の相違と台湾中国語を紹介しま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