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言人,

知識分子任務的問題——在任何時候都不應該是成為現在的代言人,

Source: 我們過著福柯要顛覆的生活,從沒讓福柯變成我們思想的一部分 – 每日頭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