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璞集_文学城博客

安娜在这个属于她的新家里却事事受到掣肘:在她和仆人之间挡着帕沙,在她和丈夫之间挡着侄子们、嫂子和其它亲友。使她特别感到屈辱的是婚后她跟丈夫并没有任何真正的亲密,因为肉体的接触没有产生欢乐。由于家里忙乱和人多,他们的亲吻只能仓促之间偶尔为之,一切情况都在妨碍夫妇之间的性的自由,而没有这种自由,夫妇之间的真正结合是困难的。感情的发展受到了阻碍:肉体上他们未能互相适应,某些生活琐事又在使他们的关系冷淡下来。陀思妥耶夫斯基常常在书房里写作到深夜,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睡一觉。安娜则独守空房,她觉得跟当姑娘时一样。他们互相之间缺乏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安娜跟他在一起感到无聊,安娜则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有意躲避她。在夜间的拥抱里,她没有感到她所幻想的作为心灵融合继续的肉体融合。

Source: 獻璞集_文学城博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