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Facebook

千餘年前,陪審制只是為了掩飾(合理化)不能嗜血的法官的判斷,而採取的制度,

這個道理至今仍舊是一樣的。當法官不需要這類的掩飾時,採行此制的CP值高低,即會成為考量的重點。

這與人民主權,或從顢頇司法中取回人民的權力一事,根本無關。要不然,你有種的話,去主張人民取回立法權與行政權。

Source: (98) Facebook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