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废话的艺术~~~(存在与时间)书评

一代实证主义派宗师卡尔纳普就曾经极不客气地批评过海老只不过在“利用实体化谬误(reification fallacy)和取消了语言的逻辑性,提供虚幻的本体论学说,而这最终导致他的文章通篇都是‘毫无意义的假命题’(”nonsensical pseudo-propositions”)。另一位哲学大家艾耶尔( A. J. Ayer)说得更直接,他认为海老对于”存在“提出了广泛而整体的理论,不过,这些理论统统都是完全不可被经验的演示和逻辑的分析所证实(verified),而在艾耶尔看来,这样哲学思想是对现代思维的有毒的限制,而海德格尔是当中最糟糕的一种,在他看来是完全无用的(entirely useless)。一向温文儒雅的罗素叔叔,尽管看得出他也是看得皱着眉头,却没像以上两位说出那样的重话,只是不痛不痒地称海老的思想”高度古怪“(Highly eccentric)。

Source: 讲废话的艺术~~~(存在与时间)书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