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丨精神分析的終結時刻及其政治意涵

“我們不需要知道所有的真相。只要一些些便足夠。”[1]他因此拒斥了將精神分析視作激進的“對界限的體驗”:“我們不應在分析中走得太遠。當病人認為自己對生活感到愉快,這便足夠了。

Source: 齊澤克丨精神分析的終結時刻及其政治意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