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不會藝術從來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

比如我們讀加繆的《局外人》,很明顯可以感覺到那裡面被作者有意識地抽掉了某種東西,但這種抽掉,並不一定妨礙對真實的抵達。

Source: 「會不會藝術從來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

她對他故鄉的愛以及不平,
並不亞於沙特的存在主義就是人道主義,
或是福科的”我們必須保衛社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