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

  那麼,這些普通的德國人是如何轉變為德國集體罪行中的劊子手的?凱爾曼認為,反對暴行的道德自抑(moral inhibitions)在三種條件下會受到損害,這三種條件無論單獨出現還是放到一起都會起作用:
暴力被賦予了權威(通過享有合法權利的部門的正式命令來實現)、行動被例行化了(通過規章約束的實踐和對角色內容的精確闡述來實現)、暴力受害者被剝奪了人性(通過意識形態的界定和灌輸來實現)。
我們將單獨說明第三個條件。而前兩個條件聽起來異常的熟悉。它們在現代社會大多數代表性機構普遍應用的理性行動原則當中被反复地詳細說明。

via 鮑曼:道德冷漠的社會生產_愛思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