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一看,商品好像是一種很簡單很平凡的東西。對商品的分析表明,它卻是一種很古怪的東西……」後面,奧斯本對此加以解說,譯者們卻是這麼譯的:「……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商品絕不是『明顯的』和『瑣屑的』,而是變成了一種奇怪的、難以捉摸的或混亂的東西。」(第8頁)顯然,譯者們已經忘了前引的那段經典譯文,於是把「簡單」、「平凡」和「古怪」又譯成「明顯」、「瑣屑」和「奇怪」了。我猜,許多讀者粗粗一讀,未必會意識到這是在引用馬克思的那段原文。

via 譯錯馬克思 – 壹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