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整理好通往地下室的樓梯,曬了一下棉被,丟了垃圾,正在門前喝上善如水的氣泡酒時,一位女警騎著警車在附近晃來晃去。最後停在我面前,我只穿了一條短褲,渾身是汗,結果那位女警一點都不臉紅地問我,有關隔壁鄰長的事情。我哪知鄰長跑到哪裡去了,他家門鈴壞掉不修,我也無法干涉,問東問西,又有何用。最後,她還問我幹什麼的。我平常日子,不穿上衣整理環境,是有違法嗎?是可疑份子嗎?一時氣衝腦門,回了一句:我是臺大法律的教授,妳最好不要惹我。結果,她說聲抱歉,掉頭就走。
好可惜。本來期待她要求一位只穿著短褲,站在路旁吸煙喝酒的怪老頭,拿出身分證。

透過 (171) 李茂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