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美爾與其學術宿敵馬克思也許剛好分別代表了兩類不同的現代知識人形象:馬克思式的現代知識人要么在各大城市和邊遠鄉村流串,發掘埋葬資本主義社會的社會潛能,要么整天泡圖書館,構想資本主義社會必然死亡的歷史邏輯因素;西美爾式的現代知識人與此不同,他們在資本主義的大城市裡觀察現代生活風情,滿帶形而上學悲情地沉浸在現代生活的感覺之中。(劉小楓)

via 西美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