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德里亞雖然提出了一些很深的問題,但由於他對馬克思以及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單向度閱讀,從而陷入到符號之鏡中。

via 摘錄的內容概要(生產之鏡)書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