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生
7 hrs ·
看到土豪事件的司法官方新聞稿(不是判決),除了讚嘆白話文運動的績效與努力外,仍舊會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哀愁。看不太到有認識過失與未必故意間的區分,也看不出來法條競合的說明,更看不到作為之後的不作為的意義。或許這些都是百姓們所不需要知道的事務,新聞稿說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但是在判決內就會說明清楚。
一時之間,我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土豪與法律畢業美女結婚時候的新聞照。那張照片呈現出表象,不管民眾是酸還是怨,終究無法藉此探索到更深層的意涵。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會感受到法普運動中的蛋蛋哀愁。一種想搔又不能搔的「搔不到癢處」的哀愁。
不僅是這種哀愁而已,更嚴重的是縱然做了這些努力,如果民眾還是會曲解的話(不要笑,看看我的塗鴉牆就會知道),那麼忍住不搔的苦處,豈不是沒有任何意義了。
以上翻譯成白話的話,那就是:
我蛋蛋養,想搔,但在公然的場合,不得失禮,於是扭了一下腰,不過竟然被誤解成我在跳曼波。

via (97) Facebook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