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性產業罪惡,是禁娼罪惡啊。

via 潘綏銘:我在紅燈區– 社會學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