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大眾

但大眾一點都不大,一點也不眾,它不過是一個個分離而孤獨的消費者的簡單集合體,不過是景觀社會藉之展示自身表面之光鮮亮麗的「偽造的無限物」(artificial unlimit)。資本主義的大眾必須是平庸的,它「只不過顯露為一種沒有任何幻想的孤獨的人的串通」,德波把它稱為「幻想的共同體」(community of illusion) (註4)。

via 居伊‧德波的「景觀社會論」/宋國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