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代議制

對民主新的憎恨,亦即本書的主題,嚴格來說並不能歸入這兩種模式之中,盡管它結合了一些從此二者借鑒來的要素。它的代 言人都宣稱自己所生活的國家不僅是民主國家而且是完全民主的。他們沒有一個人要求一種更加真實的民主。正相反,他們擁有的民主太多了,雖然他們並不抱怨那些承諾要兌現人民權力的制度,也不提出任何措施來限制這種權力。在孟德斯鳩、麥迪遜和托克維爾那個時代曾激起人們熱情的制度結構不是他們的興趣。他們的興趣在於人民及其風俗,與人民的權力機構無關。對他們而言,民主並不只是一種墮落的治理形式,它還是一種困擾社會乃至國家的文明危機。由此,一些反復無常的動作乍一看可能會讓人吃驚。的確,這些批評者無休止地譴責民主的美國給我們帶來的所有罪惡都與尊重差異、少數派權利和平權法案有關,但同時它又對(法蘭西)共和國的普世主義造成了侵害。而在美國承諾要以武力將其民主傳遍世界的時候,也同樣是這些批評者首先拍手叫好……

via 博客來-對民主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