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越是陷入危機,當它走出危機之時,它也就越強。

比如一種特定的性,也許是清教徒的性——如果你沒有罪惡感的話,你就不會真正地享受它。我覺得所有這些扭轉都表明了障礙(在我的例子中,即罪惡或痛苦)並不能阻礙事件發生,而是事件得以發生的條件;障礙推動事件,使它保持運動。這種根本上的不平衡,這種接近於和諧的剩餘,恰恰是和諧的反動(retroactive)條件。馬克思追溯過這個議題,但他不夠激進。馬克思的無產階級夢想是,我們可以在無障礙、無此矛盾的情況下使資本主義活躍起來。對我來說,資本主義在這個意義上說是一個本體論的現象。它是最初的社會秩序,也是人類史上唯一的社會秩序,不平衡不是問題而是解決方案。

via 齊澤克訪談(下)不存在受控制的革命! | 01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