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

「她」作為「受害者」主體本身是個空缺,「受害者」的意義本身並不存在,它必須透過圍繞在其周圍的能指方能反身定義自身,

via 性騷擾/性侵害及其創傷主體 | 苦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