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句話說,2000年以後逐年爆發增溫的多起校園性騷擾/侵害事件,看似揭露了第三世界台灣的各種性別不平等現象,然而這些性騷擾/侵害事件實際上卻是第一世界性別平等霸權的延伸,屬「無差別」[1]全球化平權治理的產物。

via 性騷擾/性侵害及其創傷主體 | 苦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