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與不在場之間 – 完美的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