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英雄与信仰骑士(恐惧与颤栗)书评

这个时代少有人真正理解信仰之父的伟大之处,也少人理解信仰的内在精神的确定性。黑格尔历史哲学的英雄论是以结果来判断英雄,因为结果证明,亚伯拉罕的儿子最后没有死。但这是对英雄的冒犯,这样的时代也就不会产生英雄,而只会产生小丑。黑格尔主义式的英雄将往往将自己看做是历史规律召唤出来的时代精神的合作者,但真正的英雄不是恰巧在他身上印证了必然性的规律而变得伟大,

因为事实上没有人会认为中彩是一件伟大的事。

如果因为一个人打算在开始行动时就推算好结局,那就不会有开端,更不会有英雄。

尽管全世界都为英雄的成功结局而欢呼,但它却无助于英雄。英雄不是根据其结果成为英雄,而是在行动的开端。

Source: 悲剧英雄与信仰骑士(恐惧与颤栗)书评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