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來-平行故事 II:黑夜深處(匈牙利文直譯)>內容連載

但是我還不能下定這種決心。 我無法理智地想像出,自己在這樣一個瘋狂的集體遊戲中能夠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不能這樣輕易地做出決定,我無論如何都無法做出決定,無論是在什麼事情上。

我想先看一看,先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一切,看透這些場景,
因為我有一種感覺,他們彼此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侮辱或屈辱性的,我對此無法理解。

我作為陌生人反感地審視自己對卑順屈從的準備不足。

我似乎審視的是一個永遠反感自己、但完全可以苟活之人對自己生活所做出的準備。

最好還是立即做出決定,既然這件事情是遺傳性的。

然而,假如一個人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才可以做出這個決定的話,那麼他最好還是留在小路上繼續偷窺。 不能撤離。 根據這裡的習俗,林中的小路給人以某種程度上的安全、拖延和保護,對別的人來說這意味著,我還沒有做出決定。彷彿我在對他們講:別著急,我還在尋找,我在等那個我心裡期待的未知夥伴,在我還沒有放棄自決權之前,或者說,在我還沒有找到他之前,我不想跟你們有什麼瓜葛。

Source: 博客來-平行故事 II:黑夜深處(匈牙利文直譯)>內容連載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