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品•巧笑倩兮】Altai:阿姐有窝无鸟宿,阿哥有鸟却无窝(诙谐及其与无意识的关系)书评

在拉康这里,人的无意识不是弗洛伊德那种被压抑的本我原欲,而是能指,一大堆意义的无机集合,它不受主体支配。在无意识抒发当中,个人主体并不做主,主体不是在说话而是被说;因为:(一)我们独个儿的话不知道甚么是人;(二)人们透过彼此认出甚么为之人;(三)我断定自己是人,怕人家证明我不是人。于是,人的无意识也是无鸟之窝,由他者所决定;所谓我是“人”,人意义来自别人的说法。但是主体并不察觉这点,更不知道主体的言说实在是他者的言说;所以,无意识不是被压抑的本我原欲,而是他者的隐性强奸。

再半世纪后,齐泽克明贬实褒地说,人类有三个叛徒,哥白尼、达尔文、弗洛伊德。哥白尼证明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达尔文证明人类也不是万物之灵;弗洛伊德证明我并不主宰我自己;拉康更落井下石,说主宰我的其实是他者。哎,这些人真该死,现在笑话都不再好笑了。

Source: 【读品•巧笑倩兮】Altai:阿姐有窝无鸟宿,阿哥有鸟却无窝(诙谐及其与无意识的关系)书评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