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其實比我們更清楚知道什麼叫性工作者,她們非常知道自己的權利

因為是政府保護下的,但是一旦你把她那個執照給取消,等於是她們要地下化。所以我們那群人都跟阿姨們去上街,說要爭取性工作者的權利,但我們書生這樣講沒有用的,她們其實比我們更清楚知道什麼叫性工作者,她們非常知道自己的權利,反而在過程裡面我們受到很多教育。

比如說白天我們去抗爭,在市政府廣場前放電影,晚上那個阿姨就跑來跟我們這幾個年輕人說:「要不要阿姨幫你幾招?讓你以後把妹比較方便。」你會害怕對吧?

可是你後來發現這個就是你成長了,就是她們每個人都在面對真實的貨真價實的人生鬥爭。

你在那邊很處女情結的,很乾淨的說我在幫助你,不是的,就是阿姨們可以回饋給你們這種非常實際的東西。

然後她每天會告訴你各種男人的無能,公務員怎麼樣,工人怎麼樣?

然後她說見過對女生最好的都是工人階級,那種有錢的都很惡劣,各種花招的。

Source: 場開說 | 黃孫權:當地方向你提問 – Huang Sun Quan – Medium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