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光旦:忘本的教育

中國的教育早應該以農村做中心,凡所設施,在在是應該以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農民的安所遂生做目的的;但是二三十年來普及教育的成績,似乎唯一的目的是在教他們脫離農村,而加入都市生活;這種教育所給他們的是:多識幾個字,多提高些他們的經濟的慾望,和消費能力,一些一知半解的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知識和臆說,尤以社會科學為多,尤以社會科學方面的臆說為多;至於怎樣和土地及動植物的環境,發生更不可須臾離的關係,使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口更能夠安其所遂其生,便在聞不問之列。結果,這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口便變做相傳下來的越過 淮河的橘子,即使不成變種,終必歸於澌滅。目前甚囂塵上的農村破產,便是澌滅的一種表示。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口原是農村裡長下很好的根了的,如今新式的教育已經把他們連根拔了起來,試問這人口與農村,兩方面安得不都歸於衰敗與滅亡

Source: 潘光旦:忘本的教育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