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豆瓣)

而是李滄東的電影中確實有一定存在主義的思考,本身邊緣化的人物,他們被生活被社會拋棄,卻依然在尋找著出路,可以說這是導演對於“存在先於本質、存在即合理”的理解,即使是社會不需要的棄子,但依然有生存下來的意義與價值,因為我誕生了、我的存在之於我自己是有意義的,是不應放棄的,就像《老男孩》裡那句話台詞一樣;“縱使我是野獸,也依然有活下去的權利。

Source: 燃燒(豆瓣)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