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與罰的彼岸”的筆記 – 第86頁

凡受過酷刑的人,對這個世界都不再會有故鄉的感覺。毀滅的屈辱無法根除。在挨了第一拳後就部分喪失,最終在酷刑中徹底崩潰的人,對這個世界的信任再無法重新獲得。鄰人變為敵人,淤積在胸口的恐慌在被折磨的人那裡揮之不去,他們不再朝外望向一個世界,一個由“希望的原理”主宰的世界。被折磨過的人手無寸鐵地被恐懼主宰。恐懼一直懸在他的頭頂,揮舞著它的權柄。然後,恐懼又變成怨恨。它留在那裡,一有機會就在泛起的欲圖淨化一切的復仇欲中變得更加濃密。

資料來源:“罪與罰的彼岸”的筆記 – 第86頁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