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港讀博士 曾在北大點燭光悼六四 上海青年講師自縊亡 | 蘋果日報 | 兩岸國際 | 20160221

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學系青年講師江緒林前晚在辦公室內自縊身亡,震動內地知識界。他將遺書在微博公開預告自殺,其中對塵世沒有甚麼眷戀。他16年前曾經在北大點燃燭光紀念六四的往事也被重提。江緒林前晚7時57分發出最後一條微博,附有一張黑白照和一封遺書,內容包括對十萬多存款交付姐姐、書籍分給學生、課程的處置、甚至安排好了自己死後的清潔費。 自殺前,江緒林在微博上載黑白照及遺書。常遭白眼被校方驅逐江又說沒有甚麼眷戀,卻沉滯懼怕…… 最後一條是:「我恐懼,我要喝點白酒。」其後被人發現他在辦公室上吊時搶救已來不及。他微博屢屢提到輕生念頭,而最後採取行動的導火線是甚麽,至今是謎團。去世當日下午的微博顯示思想掙扎:「無法反擊,因為本身沒剩下值得捍衞的美好之物,公共正義也沒燃燒我的心靈。太累了。」又提到生活不順,久居學校招待所常遭白眼被驅逐。39歲的江緒林,1999年獲人民大學法學碩士學位,2002年獲北京大學哲學碩士學位;後到香港浸會大學哲學攻讀博士,2009年畢業後回內地,任教於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學系,主要研究領域為西方政治思想史。他算不上知名學者,昨日卻有成千上萬網友轉發他去世的消息,並留言哀悼,知識分子的朋友圈更被他去世的消息洗版。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哲學教師周保松微博寫道:「『緒林,不要讓大家擔心你。我們還可以一起做好多事。一定要珍惜自己。保松』緒林,你終於不願和我討論了。」江緒林讀北大時的往事也被翻出。2000年他在北大貼海報宣佈6月3日晚上8點在三角地點燃起「第十一根蠟燭」(紀念六四),呼籲大家一同去,蠟燭剛點他就被帶到派出所;同年9月他宣佈要在北大成立自治學生會,編了一份意見調查讓同學們表態。第二年,江又在校貼出海報,以基督徒的身份要為六四做和解努力,宣佈要在六三當晚演講,當晚,他被綁架帶走。2011年的舊文《其實我不熱衷政治,只是今夜還是很悲傷》提到余杰被迫害,提到曾經極為熟悉的許志永和郭玉閃提到最尊重的劉曉波:「我努力地避開政治,只是有時候政治猶如癲癇一樣偶爾或發作,讓人無法置身事外。」直到近兩年江緒林還掏腰包資助不相識的法律學者幫人維權。《蘋果》記者網民有話說‧再次震驚。耽美的都去死。貪腐的都苟存!‧悲傷至骨,一死了之。既如此,請好走。 ‧黑暗還將吞噬多少這樣傑出的頭腦。‧離開這個臭水溝,挺好。一路走好。‧就一酸文人。還想顛覆國家搞內亂麼?如果想顛覆國家,那他就該死!

Source: 赴港讀博士 曾在北大點燭光悼六四 上海青年講師自縊亡 | 蘋果日報 | 兩岸國際 | 20160221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