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時代的人們》的筆記-第190頁

他(本雅明)為一份“六百多條非常系統、條理清楚的引文”彙編而自豪;像後來的筆記一樣,這個集子並不是為了便於寫作論文而做的摘要集錦,而是構成了著作的主體,在這兒,論述反倒成了某些次要的東西。著作的主體包括從上下文割裂下來的殘篇斷簡,並用這樣的方式把它們重新排列:它們互為解釋,也就是說,能夠在自由漂浮的狀態下證明它們的存在理由。它確實像幅超現實主義的拼貼畫。本雅明的理想是寫一本完全由引文組成的書,它們被安置得如此巧妙,以致可以省卻任何相應的文本,這個想法可能令人震驚,因為它極端怪誕再加上自我破壞,但實際上它並不怪誕,正像它不是由相似的衝動產生的同時期的超現實主義實驗一樣。

Source: 《黑暗時代的人們》的筆記-第190頁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