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與未來之間短評

《對太空的征服以及人的地位》篇幅最短卻最感震撼:自哥白尼時代以來,難道科學的每一次進步幾乎不是自動導致人類身份的降低嗎?……人在科學研究中反倒喪失了自然世界的客觀性,以至於他在追求“客觀實在”的過程中突然發現,他處處“遭逢的是他本人”。……空間征服和使之成為可能的科學,已經危險地逼近了阿基米德點。如果真的到達這一點的話,人的身份將不止是按我們所有的已知標準被降低了而已,而是將被徹底摧毀。

Source: 過去與未來之間短評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