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馬長城窟行 – 陳琳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築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鬱築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Source: 飲馬長城窟行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