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禀賦應得問題(作為公平的正義)書評

讓我們直截了當地說——無知之幕是不可理解的:具體而言,不可理解的並不是無禀賦無偏好(準確地說是對於禀賦與偏好保持無知)的理性立約者的存在論地位,而是這一概念本身。羅爾斯對立約者的限制與“理性”這一要求或許有著無法調和的矛盾:很有可能,如果一個存在者是無禀賦無偏好的,那麼它就不可能是理性的——我們恐怕不能說,實踐理性能力能夠在完全不依賴於禀賦與偏好的條件下運作。慎思與禀賦以及偏好的意義差異並不意味著存在著一條能夠將雙方完全區分開來的明顯界線。

Source: 自然禀賦應得問題(作為公平的正義)書評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