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夏 《我有破壞自己的權利》導讀:死亡的舞台化和現代主義的回歸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黑格爾(Hegel)這位人類意志的絕對信奉者也說,「這種欲望的本質要素包含著從一切中解放自我、達到一切目的、自我抽象於一切的力量。只有人可以拋棄一切,甚至生命」。但是關於自殺,他說得非常明確,「自殺可以算是勇氣,但不是有價值的勇氣」。因為人並不是獨立的存在,而是集體的成員。根據黑格爾的觀點,「當國家要求個人付出生命的時候,首先要保證個人的生存」,因此人類行使自己的生命權利分明是矛盾。一言以蔽之,迄今為止,自殺權利只有被認可為義務的時候,才會承認其價值。從這個角度來看,《破壞》提到的死亡觀或自殺觀極具挑釁性,極其前衛,自然不容易具有說服力。

Source: 金英夏 《我有破壞自己的權利》導讀:死亡的舞台化和現代主義的回歸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