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學生生活的貧困

可憐的《世界報》(Le Monde Libertaire)顯然是由學生編輯的,其混亂和愚蠢程度令人難以置信。既然他們可以容忍彼此,他們將可以忍受任何事。

來源: 論學生生活的貧困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