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學生生活的貧困

這個世界的反對來自於其內部,發生在它自己的領土上,由所謂的革命組織提出,但這種反對只是一種象徵性的反對。這種偽對立,傳播了一種最糟糕的神秘,雖然或多或少地喚起了僵化的意識形態,而最終卻幫助鞏固了主導秩序。

來源: 論學生生活的貧困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