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的反叛

我們必須正視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實驗科學的進展很大程度上得歸功於那些資質異常平庸、甚至連平庸都算不上的人所做的工作。換言之,現代科學——我們當代文明的根基與象徵——為那些智力平庸的人提供了廣闊的空間,使他們能夠在這裡富有成效的工作。這種情況得以發生的原因在於機械化,機械化主導著新的科學和文明,並成為它的象徵。然而機械化卻是新科學和文明最大的福祉,同事也是新科學和文明的最大威脅。在物理學和生物學中,必定有相當數量的工作屬於機械性的心智活動,這些工作幾乎是任何人都可以完成的。由於無窮無盡的研究工作可以通過把科學分為若干小的部門來進行,所以,科學家可以只關注其中的某一個部門。方法上的可靠性和精確性允許了這種暫時的但卻非常實用的知識脫節,運用這些方法進行工作就彷佛是在使用一台機器,總是操作這台機器的人對它的意義和工作基礎不甚了了,卻可以取得極為豐富的成果。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5406422/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