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子不是家事,是國殤

臺灣輿論焦點放在單親媽媽殺子應否判死,或是哪天政府需要提振民意支持度時突襲處決死囚,也有「募愛國戒指運動」的同仇敵愾效果,把政府保護個人的責任推給失能家庭。死刑、處決,給公眾虛假的安全感,相信惡人伏法,危機就解除。事實上,這類悲劇還在繼續增加。衛福部六月公布,臺灣二○一九年有二十四名○至十七歲兒少死於他殺,比前一年增加一倍。其中九人兒虐致死,比前一年增加三人。十二人遭家長「殺子自殺」,比前一年增加七人。三人遭保母、托育機構等不當對待,比前一年增加二人。假設按照統計的數字繼續人數翻倍,就意味著四十八個孩子的死亡。失去任何一個,都令人無法忍受,何況是這麼多個。我們真心需要虛假安全感的一時撫慰,但滿足以後也許能回頭接受真相灼人的逼視。

Source: 殺子不是家事,是國殤

發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