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如何可能

需要明確的是,莫斯是從禮物交換何以循環的角度提出了類似“社會如何可能”的問題,即“在后進社會與古式社會中……禮物中究竟有什麼力量使得受贈者必須回禮”[5]。換言之,是什麼讓禮物交換流程中的給予、接受和回報成為一個無限循環的圈,從而使得古式社會的關系網絡在交換和交流中得以生成。莫斯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為“禮物之靈”(Esprit),它在薩摩亞人文化中被稱為“曼納”(Mana),在毛利人文化中則被稱為“豪”(Hau)。因為禮物之靈的存在,“即使禮物被送出,這種東西依然屬於送禮者,由於有它,受禮者就要承擔責任”[5]。此處的責任就是回贈禮物的責任,或者更確切地說,是歸還禮物之靈的責任。 via 從禮物交換看馬塞爾·莫斯的交流傳播觀–傳媒–人民網 Advertisements

暴雷的必要

一書的前言是全書的理論概括,不弄懂全書,就不容易弄懂前言。因此,我建議讀者在讀完全書之后再讀前言。當然,讀者也可以先讀前言,從而對這本書的大體內容有一個總體的了解。 via 博客來-走出後現代社會困境:《象征交換與死亡》導讀

商品的階級秩序

最後我要講香港最近在討論「整筆撥款」的反省 「近來還有國內社福機構希望比照香港,爭取專業服務費、專案計畫管理費等補助款『一筆過』,也就是整筆撥款,讓機構自由統籌分配,取代原有各項目實報實銷。『這讓機構更有彈性,對基層社工卻沒保障,香港近年已在檢討此制度,台灣不該走回頭路。』」 從10月14日開始,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及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三會一方」)將聯合舉辦9場諮詢會,讓管理層、前線人員及服務使用者共同探討對「整筆撥款」制度檢討及改革的目標和方向。(這是他們的報名表:https://goo.gl/QVLxFQ) 其實我覺得嚴肅且重要的是,在香港討論社福預算分配的時候是讓管理層、前線人員及「服務使用者」共同探討。但我們的往往只有大型NGO代表被諮詢,根本沒有邀請勞方代表(工會),甚至更不敢說是「服務使用者」可以共同討論了。 via (97) 肖婆社工 – Home

白銀時代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白銀時代(希臘語:Αργυρόν Γένος)是來自希臘神話中的一個詞彙,尤其是在赫西俄德的《工作與時日》中被使用。根據該著作,人類世紀劃分為五個時代,其中白銀時代為第二個時代,在黃金時代之後、青銅時代之前。這段時期里的人類會經歷過一百多年的漫長童年,之後迅速長大並死亡。 via 白銀時代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王小波

父親:王方名(原籍四川省渠縣,邏輯學家,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母親:宋華(原籍山東省牟平縣,國家教育部幹部) via 王小波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王小波《黃金時代》

王小波在其小說集《黃金時代》的後記中坦承:「本書得以面世,多虧了不屈不撓的意志和積極的生活態度。必須說明,這些優秀的品質並非作者所有。鑑於出版這本書比寫這本書困難得多,所以假如本書有些可取之處,當歸於所有幫助出版它的朋友們。」 via 王小波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資本主義越是陷入危機,當它走出危機之時,它也就越強。

比如一種特定的性,也許是清教徒的性——如果你沒有罪惡感的話,你就不會真正地享受它。我覺得所有這些扭轉都表明了障礙(在我的例子中,即罪惡或痛苦)並不能阻礙事件發生,而是事件得以發生的條件;障礙推動事件,使它保持運動。這種根本上的不平衡,這種接近於和諧的剩餘,恰恰是和諧的反動(retroactive)條件。馬克思追溯過這個議題,但他不夠激進。馬克思的無產階級夢想是,我們可以在無障礙、無此矛盾的情況下使資本主義活躍起來。對我來說,資本主義在這個意義上說是一個本體論的現象。它是最初的社會秩序,也是人類史上唯一的社會秩序,不平衡不是問題而是解決方案。 via 齊澤克訪談(下)不存在受控制的革命! | 01哲學

書寫

一本書出來了,就是你的生命或是你生命的一個部分外在於你自己了,不再屬於你,不再折磨你。表達使你變弱,使你變單薄,使你放下對你自己的重負,表達是一種質上的流失,一種解放。它會把你掏空,所以能拯救你,將你身上一種過滿的重荷卸下來。 via 直指我心的虚无主义(解体概要)书评

隨機

在对死亡的感知中,个人逃脱了单调而平均化的生命;在死亡缓慢的和半隐半现的逼近过程中,沉闷的共性生命最终变成了某种个体性生命。医学发展的几个转折都是基于法国大革命前后的特殊历史情况,历史不存在进步与倒退,只是偶然的建构,没有必然的逻辑。 via 临床医学的诞生 短评